梦之城平台-首页

                                                        来源:梦之城平台-首页
                                                        发稿时间:2020-06-07 07:27:56

                                                        除了日常的护理照顾,康复训练目前对鹤潆来说是至关重要的。鹤潆妈妈每天都给她做身体按摩,陪着去康复室蹬车。鹤潆父母每天都连轴转,一直忙活到晚上12点,鹤潆妈妈开始洗漱,铺床垫,而鹤潆爸爸则去楼道、楼梯间等地方睡,这一年多,没有踏踏实实睡过一晚,鹤潆妈妈说:“一开始医生看到还撵他,后来了解我们的情况了,也理解我们确实没钱出去住,就不撵了。”

                                                        随后警方赶来,经检测,肇事司机醉酒驾驶且闯红灯,负全责,被判两年半有期徒刑。而鹤潆一家的命运也在这一瞬间因此改变,保险、医保拒赔,肇事司机无力赔偿50万,巨额医疗费用压得一家人透不过气,眼看着还有一年肇事司机就被放出来了,而鹤潆仍躺在病床上,体内插着胃管、气管,直至今天仍然没有意识。

                                                        律师称车险应予赔付 可向民政部门申请救济

                                                        “手术大概要三十万,我也没想过这笔钱从哪来,但是我不会放弃女儿的治疗,当一回母女才18年,因为别人的错误,造成今天咱们家几代人的痛苦,我们家孩子的命运就被永远改变了,对我女儿不公平。”鹤潆妈妈说,鹤潆高考志愿打算学医,她从小就喜欢中医,喜欢学着电视里的郎中给人把脉,而出事那天离高考不到五个月。

                                                        鹤潆就读的七台河市实验高中离家不到两公里,这条路她走了两年多,几乎每天都要走一遍。在鹤潆妈妈心中,乖巧懂事的女儿不管学习还是生活方面没让家里人操心过,自从中考以760多分的成绩考入这所市重点高中后,为让父母省心,女儿没有让父母接送。

                                                        在卖房子之前,鹤潆父母去了一趟家里收拾东西,无意间发现几本日记,鹤潆在2019年8月31日的日记里写道,“昨天和我妈聊天到很晚,到十一点半吧,我感觉我应该再多爱我妈一点儿,感觉我妈感情也挺脆弱的。我感觉我们挺好的。”

                                                        6月6日0-24时,全省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例,广州报告,来自孟加拉国,在入境口岸发现,入境后即被隔离观察。

                                                        对此,北京慕公律师事务所主任刘昌松律师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在交通肇事若没有逃逸等情节,最高刑为3年,本案肇事司机被判处2年半,已经是不轻的刑罚了。现在刑满出狱,其刑事责任就算承担完了,被害人家属还想再多判人家几年是不现实的,没有法律依据。当然,肇事司机还欠被害人近50万元的债务依然要还,“可以催促法院对他继续执行,今后肇事司机挣了钱,除保留必要的生活费用外,都应用来偿还事故债务。” 刘昌松说。

                                                        肇事者醉驾、闯红灯 车险、医保均不赔付

                                                        鹤潆妈妈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为了让鹤潆得到更好的治疗,2019年2月11日,鹤潆从七台河市人民医院转到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入院治疗,接着同年7月下旬,一家人去北京做促醒手术,这是一种对植物人比较有效的治疗,可是住了五个多月,在做术前评估时,鹤潆没有达标,于是在12月底来到北京优联医院做康复治疗直到今天。